你愿意被包养吗

您的位置:首页 > 聊天话题 >

你愿意被包养吗

你愿意被包养吗
更新时间:2016-03-09
你愿意被包养吗

  包养,以前一向简单地认为,周瑜打黄盖各取所需呗,没什么高低贵贱。但是听到这个问题后,为了回答这个提问仔细想想,真不是那么简单地一件事。偶认为每个生命都有自己的灵性,即使如自然的草芥,也在不一样的季节和时光里向世界呈现自己的光芒。而一个被包养的人,必定是要按照包养者的意愿安排自己的人生,那么这个人的生命就被笼罩在另一个人的影子里了,Ta本该呈现于整个世界的灵性,就只属于一个人了,价值瞬间降低到约等于无,即便某些人没看到你的生命之光,但你自己知道你在呈现给整个世界整个宇宙,只要想一想这点,就足以弥补少量有眼无珠不会欣赏你的人带来的挫败感了(我是不是有点自恋啊)。再想想,你只把生命的灵性给一个人看,这个人还不必须能看见,看见了还不必须能欣赏,是不是让自己活得新鲜水润的动力瞬间飞流直下三千尺了。包养,增加了某些现实利益,但切断了自己的生命之源,这个生意有点划不来。

  而不把自己的生命捆绑于一人一物,其实跟心理学上讲的关联中的独立、恰当的距离空间是异曲同工,不仅仅是亲密关联,任何关联,包括对孩子的养育亦如此。如果父母把孩子作为自己的私有产权,那么孩子就无法属于这个世界,他就没法自由发展和向这个世界宣告他的生命之光,保留恰当的距离,就是给孩子空间,成为一个灵动的人而不是木偶。万事万物关联如此。

  本来想到那里就准备打住了,瞬间大脑灵光一闪,想通了自己的一个困扰。作为一个资深花友,以前,我给自己一个强有力的理由:为了学习心理学,放下了多年的养花爱好,不太久前,几百盆收集了多年的花卉,很快转手,其中不乏较贵重的品种。虽然舍不得,但最终咬牙都转出去了,给别人也是给自己的解释就是为了心理学,但其实我自己心里也一向困惑:怎样那么大的决心,那么舍得呦。这一瞬间明白了,不是我舍得,而是我和爱花们的关联太近了。我始终把它们当作有灵性的生命去对待,从不认为它们只属于我,它们的光彩也是这个丰富世界的一部分,和世界相映成辉,而我对它们,除了给与恰当的照顾,更多的是,静静地陪伴、欣赏,如同它们给我的陪伴和欣赏。而当它们数量太多,让我应接不暇的时候,这个关联就不平衡了,我被它们牢牢地抓住了,太近了。与其说我为了心理学放下它们,不如说我把我跟它们的关联搞得太近,近到没有了足够的空间,这个让我不舒服了,因此我要逃离。

  其实,又何止与花,与任何事物,都要持续一个恰当的、足够的空间。包养也罢,养花也罢,痴迷某种事物,往往不是搞到对方不舒服,就是搞到自己不舒服,都无法长久。一个关联,要让双方都舒服,感觉舒服,才是最持久绵长的吸引力。激情热烈冲动但却无法持久,淡如水的感受仅能满足生存的基本需要,这两种都不是我喜爱的。

  作为一个理工女,想到个十分职业的比方:把激情比作强电,很刺激但务必瞬间离开否则小命不保;淡如水比作零电位,绝对安全但活着跟死了没区别。那么恰当的感觉也许就是在这个坐标轴上找一个平衡点,如同弱电位,绝不会致命你能够一向呆在里面,并且永远有酥麻的感觉,绝对有存在感啊。当然这种感觉不必须是全天候地愉悦哈,但是没事吵吵小架也是生活的调剂,是不是?嘿嘿嘿,哈哈哈。

  • 相关专题